艺术资讯

于民 孙学海:大量珍品存于民间

作者:博宝艺术家  发布时间:2011-04-28 09:20

于民 于民 孙学海:大量珍品存于民间

  “中华民族历史悠久,各种文化在这片土地上都曾经有过灿烂的时期,很多东西我们没见过,但我们没见过的不等于没有!”在从事古瓷鉴定70多年之后,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、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孙学海先生认为,大量的珍品存在于民间。

  孙学海先生有着丰富的文物鉴定经验,在“文革”中曾不顾自身安危,为国家保护和抢救出大批文物。提及文物外流问题,他说,“遇到国宝不认识,把真品鉴定为赝品,是造成国宝外流的重大原因。”文物鉴定界人士只有尽快放下“民间没有珍品”的理论,提高对历史文物的保护意识和鉴定水平,才能有效制止国宝外流。

  练就一双独具的慧眼

  孙学海先生1925年出生在山东省荣城,今年84周岁,看上去清瘦、精神。14岁的时候,他孤身一人闯进京城,托亲友介绍,在琉璃厂“静观阁”古玩店学徒,后来转到“萃珍斋”当伙计。其间,他通过耳濡目染,偷偷观察,悄悄记录,学到了一点基础文物古董知识。

  对于文物而言,件件都有它深厚的文化内涵,都有它自身的许多故事,光听、光看是不成的,必须得亲自经过买和卖的过程。收购和出售古董,可说是掌握鉴别文物真伪的最好方法。

  1956年公私合营前,有一年时间,孙学海同耿宝昌先生(我国当代著名陶瓷鉴定家)一起到山西省,收购古陶瓷等古董。东奔西跑的收购活动令他大开眼界。开始的时候,看东西眼睛还不够扎实,经过收购假货或者真货以后,不断总结经验教训,后来再看东西时,眼力日增,学到了不少鉴别古董的真本事。

  公私合营后,孙学海被分配到当时的前门区特艺公司工作。1960年,北京市文物商店成立,他又被调到文物商店业务科工作,主要任务是收购文物和审查文物价格。当时,全店抽调出30多名业务尖子,由业务科统调到外地收购文物。收回来的好东西,通常先组织一些专业人员经过鉴定审价,然后供给故宫和历史博物馆挑选,再为外地博物馆选用。这段时间,孙学海进一步熟悉了各类文物的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。

  悄悄给“宝贝”登记

  “文革”开始以后,破“四旧”风暴席卷全国,北京也不例外。为了避祸,一些家里藏有珍贵图书、字画、瓷器等古董的居民,终日诚惶诚恐、寝食难安。许多人在深更半夜偷偷将古旧图书、字画等珍贵艺术品焚毁。

  对于大量珍贵文物被糟蹋的现象,孙学海痛心疾首。一天,在抢救一些被当作废品的文物中,孙学海吃惊地发现了一张傅抱石用两张丈二宣纸创作的山水画精品。孙学海十分了解这幅画的艺术价值,他回忆说:“傅抱石先生是国内外著名的大画家,人们所熟悉的人民大会堂那幅《江山如此多娇》,就是他和关山月先生合作创作的。像这么巨幅的绘画精品,在傅抱石先生的作品中实属罕见。当我一眼看到这件绘画时,好像是发现了国宝,兴奋极了。”孙先生想办法将它妥善收好,以免损坏。

  一些珍贵文物,包括极稀有珍贵的字画、砚台、金石、古籍善本等,从废物堆里、造纸厂、铜厂里被孙学海等人抢救保护起来。一些人打着“无产阶级司令部”的旗号来索要精品,并说:“不会白白拿走,要给钱。”孙学海不光开出价钱,还登记造册。来取东西的人一看价钱,就不高兴了,说:“你们把价钱定得这么高,他们哪有这么多的钱呢!”最后,这些人象征性地每件文物只付了10元、8元钱,就把东西拿走了。可能考虑到将来有朝一日会被追回去,他们不允许对这些文物进行登记。孙学海深知这批珍贵文物是国家的宝贝,他告知库房人员,将这些文物悄悄进行了登记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这批珍贵文物被部分收回。

  到废品收购站抢救国宝

  京城文物遭到“造反派”毁坏的情况被周恩来总理知道后,周总理很快做出紧急指示,要求地方政府把这些抄家的文物尽快保护好。1967年,中共中央专门下发了关于保护文物的文件。为落实中央精神,北京市成立了“北京市文物图书清理小组”,办公地点设在府学胡同36号。小组最初的主要工作人员包括从文物商店调来的孙学海、中国书店的李思聪、北京市副市长王昆仑的秘书王先生、文化局一位副局长。

  孙学海先生从接受任务开始,就感到责任极其重大。他同一批文物工作者,首先要摸清的,是全市究竟有多少被查抄的文物。但是当时是“天下大乱”,一时很难查清楚,不仅一部分被抄的文物分散在各街道派出所,更糟糕的是,一部分文物已经到了废品收购站、造纸厂、炼铜厂,还有一部分散落在郊区各县乡镇。

  孙学海首先紧紧抓住抢救图书字画这一环节。通县造纸厂正要把大量线装图书、字画等制作成纸浆,就在这个时候,机器突然坏了,要停产半个月。孙学海高兴极了,趁这个时机,分配大家加班加点,拼命工作,从堆成山的废品中挑选出320多吨珍贵的线装书,花一角二分钱一公斤买回,运到国子监孔庙入库。然后,抽出20多名有文物知识的人,又花了两年多的时间,从这320多吨线装书里进行精选,从中挑选出更为珍贵的图书、字画。

  比如,珍贵的宋版书《十三经》原来不全,又从线装书中找到了缺本,把难得的《十三经》给凑齐了。值得庆幸的是,还从中发现了赵孟頫手卷一件、徐悲鸿的《奔马》一轴等一批珍贵的艺术精品。

  114吨珍贵青铜器获救

  在那场浩劫中,属于铜制品一类的文物,如青铜器、铜佛、鎏金佛等,大都送到了通县铜厂、宋庄炼铜厂、鸭子嘴金属提炼厂、广安门外铸造厂等地方。孙学海分配力量,从这些地方抢救出114吨珍贵青铜器。仅鎏金佛就多达一万多尊,另外还有铜炉等器物。

  仅从西藏运到北京通县铸造厂一处,就捡回鎏金佛26吨。在一个废品堆里,他们捡回了释迦牟尼8岁时等身上半身(下半身在西藏小昭寺)铜佛及造像。该造像是唐西藏松赞干布娶大唐公主时从尼泊尔带入西藏的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班禅额尔德尼·确吉坚赞副委员长得知此事,把这批造像迎送回西藏。

  1969年,孙学海还特地到四川眉山等地,力阻了当地的铜佛再运到北京、天津、太原等地遭受毁坏。另外,还从北京广安门外铸造厂捡回大觉寺三尊大佛。

  为了把散失在远郊区县的一部分文物收回来,孙学海还组织30多人,分成8个小组,用一年的时间,骑车跑遍14个区县,以大队为单位对文物进行挑选,然后集中送到孔庙文物大库房。

  孙老先生至今记忆犹新:捡回的部分珍贵文物,属于书籍一类的,按一角二分钱一公斤收回,属于铜器一类的,按三元八角一公斤收回。

  (本文作者系中国收藏家协会民族艺术品委员会副秘书长、高级工程师)

  链接 / LINK

  故宫藏品不少来自民间

  从事古瓷器鉴定已有70多年经验的文物鉴定专家孙学海先生,对于民间藏品的认知,抱有开明的态度。在进行文物市场管理和鉴定工作中,凭借着他多年丰富的实践经验,对于民间收藏的珍贵文物,实事求是地给予认定。

  孙学海老先生经常在古玩城为一些买家鉴赏瓷器。他为人谦和,乐于和民间的收藏家打交道并成为至交。

  他曾谈到,“在我70多年古玩鉴定和研究岁月里,尤其是为收藏爱好者搞鉴定的近10年里,曾接触过大量的民间藏品。我的一个深切感受是,大量的珍品存在于民间。有些对收藏领域了解不深的朋友固执地认为,只有国家和地方博物馆收藏的才是真品,民间收藏品纯属瞎掰。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理解,事实上,故宫博物院馆藏品的许多文物也是来自民间。”

  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文物工作者们深入到全国各地调查了解民间收藏,并征集到众多珍贵历史文物,如上海博物馆的展品基本上都是从民间征集和民间捐献的,北京市艺术博物馆的展品几乎全部来自民间。

  孙学海曾就职于北京市文物商店从事文物审价工作,当时文物商店多位资深业务人员被分派在全国各地收购文物(经各地文化部门同意),审价后珍品中的80%提供给故宫博物院与中国历史博物馆永久收藏。

  仅就元青花瓷器一项举例而言,事实上,绝不仅仅只是国家和地方博物馆收藏的那些数量。

  在记者采访孙学海先生并提到国宝外流问题时,孙老不无担忧地说:“几十年来,不少精美的文物流到国外。遇到国宝不认识,把真品鉴定为赝品,是造成国宝外流的重大原因。实际上是为文物走私出境开辟了‘绿色通道’。文物鉴定界人士,只有尽快放下‘民间没有珍品’的理论,提高对历史文物的保护意识和鉴定水平,我国的文物走私才有希望得到有效制止。”

博宝热门推荐